懶的寫文章,從前舊文-紐約唸書回憶篇:

昨天和一個台灣同學還有一個大陸同學下完課一起去喝咖啡,
我們三個女生是從一進學校就認識,那位大陸女生是四川人,我跟那
個台灣女生的外婆又都是四川人.再加了一層親切感.
所以我們常常出去吃東西聊天什麼的.

昨天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講到童年回憶(是,人老了就會這樣),
還有吃的小米粥其實就是鳥飼料...等等等等.

講到小時候唱的歌還記得什麼.
很多歌小時候有唱沒懂,常常唱了一堆音聽起來正確,
卻完全不知到是什麼東西的歌,
然後我們就想到國歌,『夙夜匪懈』,小學唱的時候誰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
接著台灣女生就問我夙怎麼寫,然後夜就是夜晚的夜,她又問,

那『匪』呢?
我就自然又順口的回說:『就是共匪的匪啊!』
.........

還好這個大陸女生趕快說沒關係她一點都不在意...

我當時真是講完馬上感覺頭上有烏鴉飛過..ㄚㄚㄚ!!!

後來想想是因為我們常常忘記那個大陸女生不是台灣人,
因為常有人問我們這屆春季班有幾個台灣同學,
我和那個台灣同學常常就會說是六個,
再仔細數人頭以後發現多出一個來,
原來就是把這位四川姑娘給算進台灣同學圈了...

她會做好多美味的四川菜,
四川麻辣涼麵,花椒香氣混在辣又夠味的麵條實在是人間美味,
正統回鍋肉也是吃的我們口齒留香加上辣麻的嘴唇.

竟然還會做剝皮辣椒..


後記: 其實我發現只要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談政治,很多身邊的大陸朋友都是非常好相處的.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是Jackie不是Jacky

是Jack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